必须研究政治

I must study politics and war that my sons may have liberty to study mathematics and philosophy.

John AdamsLetters of John Adams

近几年墙内的体验证实了重要的一点,在一个专制政权生活,想独善其身是完全不可能的。 当意识形态强势到无孔不入,从人文社科,到法律历史艺术体育甚至自然科学,不间断的渗透审查控制一切,造成的结果就是表现在大量使用缩写和暗语导致的语言退化,民主和自由被极端污名化,官媒进驻和删号控评使得简中联网成为粪坑,审查导致的传媒上节目质量越来越低。同时面对各行各业的内卷和连年居高不下的房价等民生问题,喉舌们完全枉顾官僚联合资本家大搞土地财政的事实,反倒把原因归咎于美国,煽动无知者们高喊入关,将矛盾转化为民族主义的仇恨情绪。

​ 这就是我对亚当斯这段话产生共鸣的原因。低水平的政治,只能催生低水平的文艺、低水平的科学。然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显而易见,并不是人们选择了低水平的政治,而是它绑架了所有人。然而总有一些东西是多少的封锁、审查、抓捕、羁押、子弹、坦克都改变不了的,知识分子有责任去追求它。如果所有知识分子都害怕抓捕拘禁而不愿意研究讨论政治,那么等待着的就是一种全民被宣传机器倾轧后,文化科学全面倒退的朝鲜化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