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立志: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

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

他们管它叫做螺丝

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,失业的订单

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

我咽下奔波,咽下流离失所

咽下人行天桥,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

我再咽不下了

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

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

耻辱的诗

按:许立志,男,1990年生,广东揭阳人。90后深圳诗人,曾被誉为打工文学接班人,于2014年10月1日坠楼身亡,警方疑为自杀。生前留下最后一首诗《 我弥留之际》写道:我来时很好,去时也很好

我们这个时代不需要诗人。

许立志一生清贫,他的文字朴实但有感染力,有着超越时代的清醒和敏感。或许这份清醒和他的诗一样不合时宜。当所有人都沉醉于宏大叙事的幸福感,车间工人对生活的绝望不啻是一种罪恶。

作为一种讽刺的印证,在一本版本较新的许立志诗选《铁月亮》中,最后一行“耻辱的诗”被改成了“长长的诗”